红楼,梦知多少

高中时为了考试,曾读过《红楼梦》六遍,由开始的不情愿到后来的深爱,那种情感的转变很微妙也很神奇。如今,在我即将将她“遗弃”的第二个年头,我又重新捧起了这部巨著,于静谧的夜晚,在昏黄的灯光下,细细品味着《红楼梦》,感受着大观园中的气息万象、人情冷暖和见证那段令人肝肠寸断的爱情。

一位衣冠华丽的少年在向我微笑呢,不对,他在对他的林妹妹微笑呢。宝玉与黛玉初次见面便有似曾相识的感觉,殊不知他们前世的渊源呢。“林妹妹都没有玉,我要这块玉有什么用呢?”说罢宝玉便愤怒的将玉扔到了地上,这可急坏了周围的人。

此时的宝玉虽然莽撞行事,但鲁莽草率之中又透着几分可爱喜人之处,他摔玉的举动,让我钦佩,但也引起了我的思考,这个举动究竟有什么预示呢?

“女人是水做的,男人是泥做的,前者在婚前纯洁,而在婚后受泥土玷污,自然这样浑浊了。”宝玉的这番言论与他整日和一帮女孩子混在一起是密不可分的,一个男孩子看起来没有一点阳刚之气,纤纤弱弱,风流倜傥中透着媚状。我想这也是作者精心设计的,暗示着曹雪芹对当时社会重用男才,而置女子不顾反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现象的鞭挞与批判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宝黛两人之间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但谁也不愿道出,这时有个人便派上用场了。

“宝少爷,您不知道呢,我们家小姐要回姑苏了呢!”紫鹃在一旁打探宝玉的口气,而宝玉却信以为真,一个人变得疯疯癫癫,只要看见船就嚷嚷道:“不要带林妹妹走,不要带林妹妹走!”

此时的宝玉好傻好痴,他对林黛玉的感情已像种子扎了根,无法自拔。尽管在众人眼中,林黛玉清高孤傲,对人尖酸刻薄,与人不好相处,又体弱多病,并不是贾母心中合适的人选,但是宝玉却从始至终心向着她,护着她,尽量不让她受委屈,吃醋。因为宝玉懂得黛玉是因为自己寄人篱下,无法反客为主,才时时在意,步步留心,不愿招惹半点是非,变得孤僻起来。他更知道黛玉娇弱,却从不屈服,所有的苦水都往肚子里咽,因此更加怜惜她,“任凭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饮”。

然而花终有落败的那一天,世间没有所有的事情都能令人皆大欢喜。

冷清的闺房中,病重的黛玉此时好伤感好无奈,自己的父母离自己而去了,贾母也不在自己的身边,宝玉又要迎娶宝姐姐了,黛玉躺在床上默默无语,任凭泪水打湿罗巾。昔日的热闹如今只剩下悲愁冷清,旧时的欢乐如今也只化作痛苦,怨恨交织的黛玉让雪雁拿来题诗的手帕与诗稿,她痴痴的笑,想着自己和宝哥哥在一起的时刻,沁芳桥,葬花塚——只是这些他是否还记得,木石前盟终抵不过金玉良缘。盆中的火焰,一点一点将黛玉的回忆吞噬,爱与恨在这一刻也随之化作一团灰烬。新房中花团锦簇,鼓乐震天,而潇湘馆中却是哀怨不断,“宝玉,宝玉,你好……”黛玉连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,便香魂消散。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昔日的悲苦之作如今竟成了真。院外,惟有竹梢风动,月影移墙,好不凄凉冷淡。

黛玉在爱与恨之间徘徊着,最终含恨而终,或许她的个性与当时的世俗格格不入,无法与社会“融合”,她的百草情结也是她自卑的体现,更是她悲剧的开始。可是这样的结局对黛玉来说未免也太悲太苦了,毕竟是她在用毕生的泪水回报着宝玉的知遇之恩。人人都说黛玉风露清愁,病若西子,行如弱柳,可是她更是一朵刺玫瑰。我好奇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里,她这朵刺玫瑰却能盛开的如此铿锵!三从四德束缚不了她的思想,举案齐眉更不是她的企盼!她并未被封建思想所毒害,然终未成为像宝钗那样面热心冷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封建媳妇的典型。大观园中高高的围墙是她的障碍,可任何事情都无法阻挡她追求自由爱情的心。她用柔弱的肩膀毅然扛起封建礼教的压迫,一方旧帕,宫花落地,那是她对趋炎附势小人最好的回答;共读《西厢》,情愫暗生,那是她对封建礼教最直接果敢的反叛……黛玉的失败,或许从侧面说明前世为绛珠仙草的她,太虚幻境才永远是她的净土,而“柳丝榆英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”的尘世,“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杯净土掩风流”的人情,此中没有她所要的那份净土,至此,或许我也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了。

黛玉走了,宝玉虽娶亲又中举人,宝钗也有了身孕,可是太多的悲痛压着他,黛玉的离世,宁荣两府的衰落……种种的悲与恨交缠着,剪不断,理还乱。宝玉对封建礼教有着深深的不满与愤懑,但是他的痴心最终还是被碾压在罪恶的礼制下,他一心渴望白首不相离的黛玉也驾鹤西归,怎奈得人心的背后承载着多少无奈与难以诉说的苍凉之感。“零落成泥碾作尘”最终宝玉看破红尘走了,出家了,这难道不与开头的宝玉摔玉相照应吗?为了贾薛两大家族的共同利益,也为了挽回贾府的颓势,竟以“冲喜”这样连冠冕堂皇都算不上的托辞,拆散了已溶为一体的两块玉。或许开篇就已暗示这是一个悲剧,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,一个中国古老封建大家庭从繁荣一步步走向衰落,崩溃的真实写照。

前世,绛珠仙草与神瑛侍者于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相遇。

今生,黛玉与宝玉于大观园中相恋。

我想其实这大概是最圆满的结局了吧,毕竟相爱不一定能够相守,可即便如此,他们还是比常人多了几分幸运,因为他们相识两世,相爱一生,这便足矣。正如林徽因所说“人只有将寂寞坐断,才可以重拾喧闹;把悲伤过尽,才可以重见欢颜;把苦涩尝遍,就会自然回甘。”或许来世,当他们再次相遇时,就会守得云开见月明。